当前位置: 首页 > 领导讲话 领导讲话

小水滴跑两会:倾听两会“水声音”

2021-03-09 17:33 来自:

“江苏省水利系统将牢记习近平总书记嘱托,按照李克强总理在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出的要求,全力以赴做好水旱灾害防御工作,为‘强富美高’新江苏现代化建设提供坚实保障,以优异成绩庆祝建党100周年。”全国人大代表、江苏省水利厅厅长陈杰3月8日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说。

习近平总书记2020年11月主持召开全面推动长江经济带发展座谈会时指出,要健全长江水灾害监测预警、灾害防治、应急救援体系,推进河道综合治理和堤岸加固,建设安澜长江。李克强总理在今年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出,要提高防灾减灾抗灾救灾能力,切实做好洪涝干旱等防御。

“水旱灾害防御关系人民生命财产安全,关系粮食安全、经济安全、社会安全、国家安全,是水利部门的头等大事,是水利人义不容辞的责任。”陈杰说。何以有力保安澜?总书记的重要讲话,为江苏水旱灾害防御工作指明了方向、提供了遵循。

江苏始终坚持“以防为主、防抢救结合”原则。陈杰表示,坚持以防为主,就是将更多的资源和力量集中到灾前预防上来,增强灾前防范的针对性、有效性和实战性;坚持建重于防、防重于抢、抢重于救,就是要通过完善的工程体系和调度指挥体系,把问题解决在萌芽之时。

2020年,新冠肺炎疫情突如其来,江苏在实现重大水利工程率先复工基础上,有效缓解严重旱情,连续抗御长江大洪水、太湖大洪水、淮河较大洪水、沂沭河1960年以来最大洪水,长达73天的防汛抗洪斗争取得全面胜利,全省无一人伤亡、工程无一处失事。

“这些成绩的取得,得益于总书记‘人民至上、生命至上’的指引,得益于决策指挥的精准。”陈杰感触颇深。

工程是基础。江苏始终将治水放在突出位置,开展了大规模的水利工程建设,尤其是近几年,保持每年500多亿元的全社会水利投入,基本建成防洪、挡潮、除涝工程体系。

调度是关键。江苏坚持全年防御、重在汛期,统筹上下游、左右岸、干支流,兼顾防汛排涝、抗旱供水和生态稳定,坚持系统思维,做到科学应对,让洪水平安入海。

防守是保证。全省水利系统200多支抢险突击队、专家服务队、工程巡检队、志愿服务队奔赴最前线,237万人次的巡查力量前置现场,33万人次的抢险力量一线奋战,凝聚起防御洪水的强大合力。

“争当表率、争做示范、走在前列”,是总书记赋予江苏的重大历史使命。水利系统如何深入贯彻落实?陈杰认为,要奋勇扛起新使命,为江苏保安澜,为全国树样板。

近日,水利部对“十四五”时期和今年的水旱灾害防御工作作出安排。陈杰表示,江苏将按照水利部部署要求,坚持把完善水利工程基础设施放在首位,坚决抓好水旱灾害防御各项工作,坚定守牢水安全风险防控底线,避免发生重大人员伤亡事件,避免标准内洪水防洪工程失事事件,保障国家重要基础设施安全,保障经济社会发展重点工作安全。

陈杰说,重点要做到五个“化”。在预防预备上做到协同化,强化与各流域管理机构和上下游省份的协同作战,强化与应急管理等部门并肩作战,提高流域水旱灾害防御整体效能。在查险抢险上做到专业化,依靠河湖沿线企事业单位和水利施工、管理单位组建队伍,“十四五”期间基本实现查险抢险社会化、专业化。在调度指挥上做到智慧化,搭建响应迅捷的险情灾情预警平台,打造运行高效、保障有力的防御体系,今年实施太湖预报调度一体化试点,推进动态洪水风险图深度开发应用。在保障支持上做到精细化,全面落实工程风险隐患排查和薄弱环节整治,完善防汛物资储备,修订完善防汛抗旱各类应急预案。在队伍建设上做到系统化,努力提高各级指挥的决断能力,切实提升水利干部的参谋能力,建设学科门类齐全、专业技术过硬的专家队伍,形成科学防汛强大合力。


— 小水滴 跑两会 —
聚焦两会

全国政协委员仲志余:贯彻长江保护法 共抓长江大保护




□记者马晓媛 杨晶

3月1日,我国第一部流域专门法律《中华人民共和国长江保护法》正式施行。贯彻落实长江保护法,对于加强长江流域生态环境保护和修复、促进资源高效合理利用、保障生态安全,具有重要意义。

“我们必须全面准确理解长江保护法的主要内容,强化学习宣传,完善相关措施,加大监管和执法力度,做好支撑保障工作,助推长江经济带高质量发展。”水利部长江水利委员会总工程师仲志余说。对于如何进一步贯彻落实好长江保护法,他提出三点建议。

一是大力加强长江保护法的学习宣贯。仲志余建议,国家相关部门开展长江保护法系列宣传教育活动,通过送法进机关、进企业、进校园、进社区、进村庄和专题论坛研讨等方式,增强社会各界尊法、学法、守法、用法的责任意识和行动自觉。还应尽快组织编制长江保护法释义,在长江流域各省(自治区、直辖市)开展长江保护法权威解读,强调立法重要意义,突出亮点、特点和创新点,广泛凝聚实施长江保护法的共识;尽快修订水法、航道法等法律,加强长江保护法相关配套法规的专题研究,制订《河道采砂管理条例》,尽快出台长江流域控制性水工程联合调度管理办法、丹江口水库管理办法等,不断健全长江保护相关法律法规制度体系。

二是充分发挥流域管理机构的作用。作为长江流域的水行政管理部门,长江水利委员会成立70多年来,积累了系统的水文、水资源、水环境等方面基础资料信息,科学编制了长江流域综合规划等一批流域综合和专业、专项规划,精心设计了三峡工程、南水北调中线工程、重要堤防与蓄滞洪区等一批流域关键性水利工程,具备较强的流域管理能力,拥有一批高质素的人才队伍。2016年9月中共中央、国务院印发的《长江经济带发展规划纲要》明确提出,要充分发挥长江水利委员会作用。

“长江保护法规定国家建立长江流域协调机制,统一指挥、统筹协调长江保护工作,协调机制设立专家咨询委员会。”仲志余说,“建议将长江水利委员会作为长江流域协调机制的主要技术支撑单位,作为专家咨询委员会的具体办事机构,承担日常工作,围绕长江流域生态环境保护和绿色发展重大战略、政策、规划、重大工程等组织开展研究咨询,提出政策措施建议,提供高水平技术支撑。”

仲志余还建议在长江水利委员会已经构建的集水文、水资源、水环境、水生态、水土保持于一体的综合监测站网基础上,统一规划,做好分工协作,共建覆盖全流域的水文、气象、资源、生态环境、航运和自然灾害综合监测网络体系,建设长江流域信息共享系统,打破行业间信息孤岛壁垒,实现监测数据及管理执法信息的共享。

三是进一步完善长江保护法的生态补偿制度。长江保护法提出“国家建立长江流域生态保护补偿机制”,明确对长江干流及重要支流源头和上游的水源涵养地等生态功能重要区域予以补偿,鼓励在长江流域上下游、左右岸、干支流地区间开展横向生态补偿,鼓励社会资金市场化运作,建立生态保护补偿基金。2018年2月,财政部印发《关于建立健全长江经济带生态补偿与保护长效机制的指导意见》,加大了长江经济带生态补偿和保护的财政资金投入力度。

对此,仲志余建议,将重大引调水工程水源区及其下游影响区纳入生态保护补偿范围。如汉江中下游受南水北调中线调水影响,水资源水生态环境承载能力下降,应将汉江中下游纳入水源区统一进行生态保护补偿;规划中的南水北调西线工程,也应统筹考虑水源区及其影响河段的生态保护补偿。还应加大长江流域生态保护补偿财政支持力度,提高补偿标准,引导鼓励企业和社会资金全面参与生态保护补偿,提高长江流域生态保护补偿市场化、社会化程度;深化生态补偿机制研究,夯实生态保护补偿基础问题研究,健全科学、精准、差异化的考核奖励机制,完善生态服务价值及生态资产科学评价体系,广泛调动各行业各地区生态保护补偿的主动性、积极性。 


— 小水滴 跑两会 —
聚焦两会

全国政协委员李和跃:加大东北黑土地水土流失治理投资




□记者杨晶 马晓媛

“一两黑土二两油”,黑土是世界公认的肥沃土壤。但在我国东北,肥沃的黑土正在变“瘦”、变“薄”。

“水土流失治理是黑土地保护的最关键问题、最重要内容,如果不加强治理,将威胁到国家粮食安全和生态安全!”全国政协委员、水利部松辽水利委员会副总工程师李和跃今年的提案,聚焦农民眼中的“命根子”。

东北黑土区是北半球仅有的三大黑土区之一,主要分布在黑龙江、吉林、内蒙古东部、辽宁东北部,总面积108.75万平方公里。

“东北黑土区是我国重要的商品粮基地和生态屏障,2017年粮食总产量1420亿公斤,占全国粮食总产量的23%,粮食商品化率达70%。”李和跃介绍的这组数据,充分说明黑土地是我国名副其实的“北大仓”。

李和跃表示,长期以来,由于自然因素和人类不合理的生产经营活动,东北黑土地水土流失日益加剧,肥沃的黑土资源大量流失。2019年监测显示,东北黑土区水土流失面积21.87万平方公里,其中耕地水土流失面积2.28亿亩,约占区域水土流失总面积的69.6%;黑土地耕地水土流失面积占黑土地耕地总面积的近一半,超过全国耕地总面积的十分之一。

“侵蚀沟是东北黑土地水土流失最严重形式,对耕地资源的破坏很大。目前,长度100米以上的侵蚀沟29.17万条,其中处于发展阶段的侵蚀沟26.22万条。”李和跃说。

2020年习近平总书记在吉林考察时强调,采取有效措施切实把黑土地这个“耕地中的大熊猫”保护好、利用好,使之永远造福人民。

“两会前我做过一个统计,从‘十一五’到‘十三五’,国家在治理黑土地水土流失方面的投入持续增长,仅水利方面的投入就超过45亿元,但治理的面积和侵蚀沟数量与实际的水土流失状况、投资的规模和需要的投资数量相比,还存在巨大的差距。”

李和跃算了一笔账,即使按水土流失治理最低标准测算,东北黑土地水土流失治理需要的总投资也超过1500亿元。如果按50年来治理现有的水土流失面积和侵蚀沟计算,每年需投入30亿元,其中水利投入约10亿元,远高于现在每年的资金投入。

李和跃建议,国家应加大东北黑土地水土流失治理投资,使之与治理需求相匹配,满足黑土地保护的需要。同时,要加强顶层设计,统筹谋划,科学制定黑土地保护实施方案,推动水利、农业等部门加强协作。


— 小水滴 跑两会 —
聚焦两会

全国人大代表许方盛:长江保护法为长江大保护立下“硬规矩”



□记者石珊珊

“作为一名水利工作者,要切实做好长江保护法的学习宣传贯彻工作。”全国人大代表、湖北省孝感市水利勘测设计院院长许方盛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长江保护法是‘共抓大保护、不搞大开发’的长江基本法,为长江大保护立下了‘总规矩’‘硬规矩’。”

3月1日,我国第一部流域专门法律《中华人民共和国长江保护法》正式施行,长江保护治理迈入依法实施的新阶段。许方盛说:“这不仅关系长江流域生态环境保护,还关系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战略全局。”

许方盛认为,长江保护法打破了之前长江“九龙管水”的局面,用法律破解制约长江保护的热点、难点、痛点问题,在法律层面有效提高了长江保护的系统性、整体性、协同性。许方盛说:“2021年是‘十四五’开局之年,我们要认真贯彻落实长江保护法,大力发扬‘三牛’精神,再接再厉,主动作为,做好各项水利工作,以优异成绩向建党100周年献礼。”

中小河流治理也是许方盛重点关注的内容。他认为:“随着中小河流治理工作的不断推进,流域面积在200平方公里以下的中小河流治理需求日益凸显。”

许方盛建议,推进流域面积在200平方公里以下的中小河流治理,通过采取河道疏浚、水系连通、岸坡整治、生态修复等措施,在提高河流防洪排涝能力的同时,解决水生态损害等突出问题,初步实现“河畅水清、功能健全、岸绿景美、人水和谐”的目标,为沿线人民群众提供安全、优美的生产生活环境。

中小河流洪涝灾害频发,严重威胁城乡防洪安全,是我国防洪减灾体系中的薄弱环节。党中央、国务院高度重视中小河流治理工作,国务院出台了《关于切实加强中小河流治理和山洪地质灾害防治的若干意见》,明确对流域面积200平方公里以上有防洪任务的重点中小河流进行治理,使治理河段基本达到国家确定的防洪标准。

治理工作实施以来,财政部、水利部不断加大中央财政专项资金投入,各地积极采取措施,加快中小河流治理。“以我所在的孝感市为例,列入全国重点中小河流治理项目的有31条河流、39个工程项目,总投资近10亿元。”许方盛说,“通过治理,中小河流的防洪能力极大提高,成功经受了2016年、2020年特大洪水考验,发挥了巨大的防洪效益。”

“但是孝感市流域面积在50~200平方公里并且有防洪任务的中小河流有54条,涉及7个县市区。这些河流普遍存在河道淤积严重、水利建筑物老化、水环境水生态恶化等问题,河道行洪能力大大减弱。”许方盛认为,应继续推进这些中小河流的治理工作,补齐治理短板,筑牢安全屏障。

— 小水滴 跑两会 —
聚焦两会

全国人大代表焦新安:高水平建设“生态运河” 服务南水北调东线二期工程



□记者石珊珊

“在南水北调东线二期工程即将启动之际,要进一步加强大运河生态环境保护修复专项规划与南水北调东线二期工程规划的有机衔接,高水平建设‘生态运河’,服务好南水北调东线二期工程。”全国人大代表、扬州大学校长焦新安建议。

南水北调东线工程通过江都水利枢纽从长江下游干流提水,利用京杭大运河以及与其平行的河道,并连通天然湖泊,向北输水。“东线二期工程受益面更广,供水量更大,对水质的要求也更高。要确保一江清水向北送,对长江取水口和扬州及其以北的京杭大运河沿线各省市水生态环境保护提出了更高要求。”焦新安说。

他建议,通过进一步优化东线二期工程沿线生产、生态和生活空间,建立跨区域联动与长效监管机制,在全流域探索形成统一规划、统一标准、统一环评、统一监测、统一执法的流域环境治理与保护机制等举措,高水平建设“生态运河”,更好地服务南水北调东线二期工程。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