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水利动态 水利动态

人民日报客户端/永州:湘江北去 漫江碧透

2019-12-09 16:26 来自:人民日报客户端

从柳宗元当年贬谪久居的湖南永州市零陵区乘船,沿潇水顺河而下,不一会儿就是一个50亩见方的小岛,名作萍岛,曾被宋诗人米芾称为“瑶台”仙境。登岛观水,左是湘水,右是潇水,自此便是湘江。但见绿波荡漾,水草摇曳,水下植物株株可见。

4.jpg?x-oss-process=style/w10

远观萍岛与蘋州书院

泛舟顺流,四五百米宽阔的江面,澄江似练;江畔草甸间缀野花,爬满护坡。

“这水可以直接喝。”随同的市水利局副局长欧阳平清说。湘江是湖南人民的母亲河,发源于永州市蓝山县紫良瑶族乡野狗岭。永州不只是湘江源头,境内湘江长515公里,超过一半。永州水怎么样,关乎中下游衡阳、株洲、长沙数千万百姓饮水,也关乎长江水质。

今年10月,生态环境部公布的全国地级市地表水环境质量状况,2019年1-9月,全国地级及以上城市中,永州列全国13、湖南第1名。

纳税亿元纸厂关停 减少污染排放

驱车行走在冷水滩区,零陵中路和珍珠路交汇处,一片覆盖着绿色遮阴网、面积超过千亩的土地引起记者兴趣。

“这片待嫁闺中的地块规划做商业综合体,之前是湘江纸业。”工作人员介绍。

2016年,1958年建厂的湘江纸业正式关停。这个有1000多职工,纳税每年近亿元的造纸厂,是经济欠发达的永州有名的纳税大户。虽几经改造,排放也达标,然而,造纸就要制浆,自然有废水、废气、废渣排放,产能越大,对湘江污染越重。2013年,湘江保护与治理列入省“一号重点工程”。痛定思痛,2013年,永州决定将其关停。2015年下半年,湘纸逐步停产。

湘纸老职工赵建斌动情地说:“在这里工作31年。企业效益还不错,说关就关了,很舍不得。但为了湘江,接受这个现实!”最终,在省里协调下,企业搬迁至岳阳升级改造。

3.jpg?x-oss-process=style/w10

行船在湘江永州段,船尾荡起碧波

近年来,永州把握源头治理这一关键,加强工业污染防治、矿区综合治理、农村环境整治、环保基础建设。永州市关停企业416家,对107家冶炼企业实行“两断三清”;恢复植被1600余亩,处置废渣12500方,平整土地875.8亩;完成1430个村环境整治;依法关闭或搬迁1234个禁养区内养殖场,2193家规模养殖场建成粪污防治设施;中心城区城镇生活垃圾无害化处理率达100%,城镇生活垃圾无害化处理率达到99%,农村生活垃圾集中处理率达95%。全市先后关停淘汰建材、冶炼、造纸等五大行业落后产能600万吨,其中淘汰和停产冶炼企业165家,机立窑水泥企业全部淘汰,关停非法砖厂296家。

近年来,永州全面落实污染禁入、森林限伐、矿产限采、干流限渔、畜禽限养、河道限挖“一禁五限”生态保护政策,切实保护水资源,改善水环境,修复水生态,实现了“一江清水向北流”。

 像保护眼睛一样守护湘江

11月22日早,湘南的初冬很是湿冷。冷水滩区滨江公园。不少市民在潇湘平湖码头晨练。“原来都是临时农贸市场和游乐场,乱哄哄、臭烘烘。清理了,湘江更漂亮,水也更清了!”晨练的林女士说。

在永州,市民对于湘江的爱护守护,让人动容。最具特色的是,永州有一支独特的“民间河长”队伍。经济开发区区85后的“民间河长”廖芬,自费购买了无人机巡河。“民间河长发挥了监督员、信息员、作战员、传播员四大员职责。”水利局长廖荣良说。

民间河长坚持巡河,发现问题第一时间上报。“反映的问题,都能在第一时间得到处理,这更激发了大家巡河信心。”潇水河双牌段“民间河长”曹建军说。冷水滩区民间河长陈龙,一共提出问题、建议26条,全部得到有关部门回复处理。

永州在全省率先实行市、县区、乡镇、村四级河长全部由党委(支部)书记担任第一河长,率先在全省将河长制延伸到村一级,率先在全省推行政府河长与民间河长“双河长制”,实现了全市所有河流水库全覆盖。推动了水汲江、芦洪江、石溪江、日西河、钟水河等生活污水口、生活垃圾乱堆、养猪养鸭等养殖污水排放以及曲河水葫芦侵占水面,水口料场制砂、沙溪砂场等非法采沙运沙和高岩水库、荷叶岭自来水厂饮用水源地等非法电打鱼、垂钓等问题治理。

2.jpg?x-oss-process=style/w10

流经永州市区的湘江河段

拔硬钉子除掉污染源

永州境内湘江支流密布,保湘江水质,水库网箱养殖是难点之一。“不单是养鱼投料污染水质。”廖荣良说,“永州有很多地方是喀斯特地形,水库养鱼容易污染地下河,很多村子水喝不了。”

2013年起,永州市出台法规,明确提出禁止水库投肥养鱼。禁令一出,上千个水库,数千名养殖户,遇到不少硬茬儿。

新田县石羊镇田头村村民小陈,2011年开始承包村头的立新水库,发展网箱养鱼。之后,水库水质逐年下降,对村民生活用水造成影响。当地工作人员多次到小陈家中做工作,希望他能主动退出承包合同。“我花了10多万在水库,如果禁止投放肥料养鱼,合同期内我的本金都回不来。”小陈态度很坚决。

得知情况后,廖荣良亲赴新田立新水库调研,与小陈面对面谈心交心。最终,小陈不再投肥养鱼。“我不能为了自己利益,影响老百姓的生活,影响当地环境”。新田立新水库水域也恢复了往昔鱼翔浅底。

道县云溪水库是一座中型水库,2005年承包给村民刘爱国养鱼,合同期限为10年。投肥养鱼,严重影响云溪水库水质。按照水库污染治理工作要求,必须终止养鱼合同者签订一份补充合同,补充合同为不准投费投料养鱼,进行人放天养,如果违反将按照规定给予经济处罚,情节严重的追究刑事责任。“养鱼可以,不能投料!”“不投料,鱼怎么能长得快?”在反复思想工作后,承包户最终签订了补充合同,进行人放天养。随着水库水质一天天好转,现在云溪水库已是饮用水水源,水质二类水质以上。

实施水库污染治理以来,全市1200多座小二型以上水库再也没有投肥养鱼现象,水库水质得到了明显好转。

永州还关闭了全部敏感水域入河排污口。截止2018年12月底止,全市省级重要饮用水水源保护区、自然保护区内的入河排污口已全部实现截污关闭。

永州还大力推动企业“绿色”转型。永州莲花水泥厂原来是污染企业,在相关部门帮助下,投入1000多万元进行技改,生产排放量低于国标,年销售量从150万吨提升到200万吨。

目前,永州境内湘江流域水功能区水质达标率100%,行政交界断面水质连续6年达到Ⅱ类水,高于Ⅲ类水要求。

Top